远毅资本杨瑞荣:新医改下真正的投资机会,必须往前看三步

2019-11-08 14:42:54   【浏览】965

在新医疗改革的第10年,医疗改革仍然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目前,中国的“医改”已经进入“关键时期”和“深水区”。五项基本医疗卫生制度改革取得重大进展,即分级诊疗、现代医院管理、全民医疗保险、药品供应保障和综合监管。在医疗改革的不断推进中,袁遗资本的合伙人杨荣睿认为这一轨道潜力巨大。

在进入投资行业之前,杨荣睿是商务部的一名政府官员,也曾在休斯顿担任商务副领事。在此期间,他接触了大量的市场研究和投资相关工作。由于杨瑞荣坦在系统中的长期影响力,他在政策层面的敏感性和理解深度方面,都优于具有市场导向背景的投资者。

新医疗改革下的新机遇:商业化医疗的最大机遇

在201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中,医疗制度改革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新体制下,“三医联动”已成为深化医疗改革的唯一策略。“三医联动”的实质是医疗、医疗保险和医药部门之间的合作工作机制,有很大的改进空间。如何从市场角度为政府决策提供实施空间,是袁遗资本在寻找机会时不断思考的问题。

“袁遗资本的四个投资方向几乎都与政策相关,有些是政策和市场,有些是政策和技术,有些纯粹是政策方向,”杨荣睿告诉投中。在他看来,中国医疗产业由四个引擎驱动:人口结构调整、消费升级、技术驱动和政策影响。

着眼于袁遗资本特别关注的支付和医疗保险方向。这是人口结构调整带来的新机遇。目前,中国人口老龄化是大势所趋。相关数据显示,中国目前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约为2.5亿,占总人口的17.9%。据估计,到2020年,老年人口将达到3.5亿。作为人口老龄化的直接结果,越来越少的人支付社会保障,越来越多的人享受社会保障,这需要结构性平衡,并将为商业保险提供巨大空间,商业保险将成为医疗支付的重要组成部分。

目前,商业医疗保险在中国的比重约为4%。杨荣睿判断,参照美国55%的数据,商业医疗保险在中国的比重可能会上升到30-40%,这是一个巨大的空间。

如果你想在支付和商业保险方面有所作为,就需要医院的参与。他说,“中国最完整的数据仍然在医院里。很难通过所有医院。历史上,没有建立数据的基础设施,但新的健康保险局将于2018年6月成立,预计这一趋势会有所改善。”目前,中国有许多医疗系统公司,如华东软件、万达信息、国鑫健康等。这些公司位于产业链的一端。“如何弥补社会保障和支付机构的不足,以及如何产生商业医疗保险,总体趋势才刚刚开始。”

除了人口结构之外,消费升级是所有行业的普遍趋势,与经济增长方向一致。技术驱动也与当前的国情和发展阶段密切相关。在这个层面上,袁遗资本并不追求颠覆性技术的创新,而是特别关注现有技术和成熟技术的应用场景和落地。

医疗投资的核心在于提高效率。

提高效率是新医改的重要目标。无论是高价值医用耗材的改革,医疗体制改革中的分级诊疗,还是药品流通体制的改革,其核心都在于提高效率。袁遗资本的许多投资也集中在这一目的上。从这个层面来看,它主要在于对技术相关项目的投资。

杨荣睿认为,医疗改革的重点在于从大型三级医院向基层转移,在这一过程中会出现四种趋势:第一,医疗器械正进入本土化和替代阶段;第二,人工智能浪潮下产生的新技术的应用;第三,以基因测序和早期癌症筛查为代表的准确诊断和治疗;第四,在线和离线移动医疗服务。

不同于3A医院先进的大型设备标准,基层医院规模相对较小,成本控制更加严格,与3A医院需求不同。对于基层医院来说,对价格更低、更小型化的设备甚至家庭床边设备的需求将会更大。与此同时,我国医疗器械的生产水平正在逐步接近国外医疗器械的水平,成本相对更加可控。医疗器械的国产化和替代将成为大势所趋。

在相关技术的应用方面,尽管美国在保险支付等领域仍处于领先地位,但中国人工智能的算法和计算能力在技术研发方面甚至高于美国。足够大的样本量也直接加速了研发和推广。中国有很大的机会在弯道超车。2017年,袁遗首都增天使轮投资成立了一家名为“舒坤科技”的心血管疾病人工智能诊断公司。公司推出的独家原创心血管人工智能成像平台,可将心血管疾病手术前的计划时间从1小时缩短至15分钟,大大提高了诊断效率。

医疗改革的原因是看病既困难又昂贵。中国人均医生、护士和药剂师的数量远远不能满足需求。杨荣睿甚至希望通过像“活跃马”这样的上下在线相结合来加强医疗资源的流通。据此,袁遗资本投资了一家互联网公司“益铭中和”,重点建设基层医疗终端生态服务体系。本公司的核心产品是诊所生态服务云saas平台的“医德帮助”,整合了“云诊所”、“云医疗”、“云药房”和“云医学教育”四大服务体系,为基层医疗机构(主要在农村地区)提供管理、药品供应、医学教育和分级诊疗等一系列完善的服务。

关于提高药物流通效率,我们必须提及目前正在实施的“两票制”。这是国务院医疗改革协会、国家卫生计生委等八个部门2017年1月联合发布的通知,旨在减少药品流通中的剥削层次,减轻群众的药品负担。杨荣睿认为,“两票制”从政策和市场两方面挤压了药品流通的空间,从而提高了整个行业的效率。这也将是移动医疗浪潮下的趋势之一。“名医中和”的“云药房”将集中乡村医生的药品需求,从药厂购买药品,这也符合提高药品流通效率的趋势。

然而,新医疗改革的实施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杨荣睿承认,尽管两票制已经实行了很长时间,但打破现有模式和既得利益制度并不容易。所有改革都需要政策和市场的结合来推动。

要观察政策机遇,必须向前看两到三步。

每当出台相关政策时,市场的反应总是最强烈的。杨荣睿提醒说,观察政策不应该仅仅是肤浅的,因为大多数最直接的机会更适用于相关的政府领导机构、国有企业和工业企业,留给市场两三步展望的“真正机会”。

以初级卫生保健为例,分级诊疗是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强化基层”是推进分级诊疗的关键。如何提高基层医疗水平,加大基层医院设备和人才的投入,是这项工作的重中之重。因此,在这一层面上,袁遗资本还投资了整合医疗和社区公共卫生服务的“云南新康”和为基层提供医疗设备的“比登”。随着投资目标的增加和需求的增加,杨荣睿发现小型医疗设备制造商和初级卫生保健之间的流通并不顺畅,可以发现it系统和b2b等新机遇。杨荣睿说:“如果需求停留在表面,不深入挖掘,目标将非常有限。”。

然而,杨荣睿也提醒说,进行医疗投资也必须面临政策变化的风险。如何适应这种变化,并能够提前做出判断,是对该领域投资者的一大考验。

意大利经济学家瓦莱多的“28定律”经常被广泛使用。这项法律意味着社会上20%的人占有80%以上的社会财富。然而,在杨荣睿看来,投资圈更残酷,2%的人赚了98%的钱,几乎其余的人都伴随着跑步。然而,如果没有整体基础,一条轨道永远不会出现。目前,在首都圈,越来越多的人涌向医疗圈。杨荣睿认为,医疗行业的需求将会越来越被发现。

袁遗资本成立三年来,共投资39家企业,其中三分之二以上在六个月内赢得了下一轮投资。其中一家被投资企业已经退出,实现了六倍以上的现金回报,并给予投资者超过总资金成本20%的回报。

采访接近尾声时,杨荣睿告诉Touzhong.com,袁遗首都的英文名是马拉松。选择这个名字的原因是,在他看来,投资就像马拉松,尤其是在早期阶段。与ipo前一轮投资的快速收益相比,早期投资大多追求延迟的满意度,与行业的大趋势密切相关,行业将经历各种痛苦、磨难、艰辛甚至失败,但一旦伴随的运行成功,成就感会比其他阶段更深。

天津快乐十分 台湾宾果下载 pk10开奖视频

上一篇:急剧升温的避险情绪或许只是一场“虚火”
下一篇:老师提桶为学生卸妆,怎么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