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德罗:对于天生的盲人来说,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

2019-11-08 12:50:44   【浏览】3050

德尼·狄德罗(1713-1784)

在西方哲学史上,洛克是笛卡尔的反对者。笛卡尔基于“普遍同意”的论点,断言有些想法是人的内心所固有的。例如,像“某物存在”和“同一事物不能存在也不存在”这样的命题一般都是人们所认同的,它们在被认识之前不需要被考虑,所以它们是我们先天的知识。然而,洛克坚决反对。他认为缺乏理性能力的白痴和儿童不知道这些原则,这破坏了“普遍认同”的论点。洛克认为,没有天赋的知识,我们的大脑最初只是一块白板,所有的想法都是通过经验获得的。

由于洛克对笛卡尔的反驳更多的是基于逻辑理论而不是实践,先天思想的理论并没有动摇,仍然占据主导地位。莱布尼茨曾经站在笛卡尔的立场上“清算”洛克。18世纪,随着伏尔泰《哲学通讯》的出版,洛克的思想被引入法国,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康迪拉克和赫尔维蒂乌斯都成了洛克的追随者,而另一位启蒙思想家狄德罗继续进行洛克没有完成的工作——从实践领域驳斥先天思想理论。

《论盲人之书》创作的起点和终点

1749年,生物学家雷·奥姆斯对一名先天性盲人进行了星云去除手术。狄德罗被允许观看整个手术过程。然而,在绷带被揭开的那天,雷·奥姆斯拒绝了所有的哲学家。这让狄德罗非常不高兴。他渴望知道盲人在修复前后对世界的看法,并想验证盲人是否有笛卡尔所说的那种与生俱来的想法。所以他走了25英里,拜访了另一个天生的盲人。

回到巴黎后,狄德罗写了一本关于盲人的书,供有识之士参考。他在文章中说:“如果一个又盲又聋的哲学家生来模仿笛卡尔来塑造一个人,我可以向你保证,夫人,他会把他的灵魂放在手指的末端;因为他的主要感情和所有知识都来自那里。”

通过实地调查,狄德罗得出结论,思想来自感情。他认为用不同的感官来感知世界会产生不同的想法。盲人没有视力。他们主要通过触摸了解世界,所以他们的想法是基于触摸并形成另一种意识形态。

例如,对我们来说,“镜子”是一种表面光滑并能反映我们外貌的物体。然而,对于天生的盲人来说,“镜子”不可能是光滑的。它必须有许多凸起的标记供人们触摸和识别。看着镜子就像打麻将。你可以通过手指的触摸感觉到你的脸。

这样,笛卡尔的“普遍同意”论点就彻底粉碎了。因为我们的思想和知识都是基于感觉,所以相关的信念和概念也应该基于它们。如果有一种动物比我们有多种感官,他们的道德、宗教和哲学会比我们的更完美吗?在他们眼里,我们的知识和盲人一样荒谬吗?我们正在讨论的存在、上帝、正义、物质和精神问题是否像盲人根据触觉定义的“镜子”一样狭隘?——狄德罗的思想最终转向怀疑主义,从而遭受教会和法庭的迫害。

《论盲人之书》出版时没有签名或出版商的名字。然而,监狱当局按时敲了狄德罗的门,并“以国王的名义”逮捕了他。在最初的审讯中,狄德罗还否认自己是《论盲人之书》的作者。然而,经过十天的折磨,他终于承认了他供词中的一切。他说:“我承认“哲学思想”、“珠宝”和“盲人之书”都是我一时轻率暴露出来的傲慢。”

虽然《论盲人之书》(On the Book of the Blind)给狄德罗带来了牢狱之灾,让他饱受煎熬,但从哲学史的角度来看,这本珍贵的书绝不是“意识形态傲慢”的产物。一方面,它与实践领域的先天观念理论相抵触;另一方面,它向我们描绘了一个天生盲人想象的世界。

狄德罗百科全书

先天性失明者理解的世界

对于盲人来说,“存在什么”的说法并不绝对正确,因为他们对“存在”的理解与我们不同。我们经常说“眼见为实”。是否存在某种东西需要通过我们的观察来证实。然而,盲人没有眼睛可以观察,只能通过触摸来感知。当一个物体被触摸时,它就存在。但是对于那些天空中无法触摸的星星,他们更倾向于认为它们不存在。当我们告诉盲人头顶上有许多天体时,他们肯定会怀疑。笛卡尔很难要求盲人接受“普遍同意”的原则。

盲人不知道眼睛的功能。他们认为眼睛像棍子。棍子敲打着前面的物体来辨别方向。眼睛还“拍打”空气,以识别前方的障碍物。当你问先天性失明的人是否想要有眼睛时,他们会告诉你他们更喜欢长手。

我们通过眼睛了解世界,产生了图形的概念。盲人通过他们的手指感知世界,他们也有自己的图形理论,这是由英国盲人数学家桑德森(Sanderson)阐述的。桑德森一岁时双目失明,但他写了一本名为《代数原理》的书,书中定义了点、线、平面、角度等概念。狄德罗发现桑德森的逻辑实际上与主观理想主义者相似。他“只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像贝克勒一样,失明的桑德森说,“存在正在被感知。”当我的手指碰到一个物体时,它们就存在了。如果这个物体离开了我的手指,那么它就不存在了。我的手指描绘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离不开我的手指。

盲人沿着一根绷紧的绳子摸索,想到了“直线”。如果手指离开绳子,“直线”的概念将随着触摸的消失而消失。他们头脑中没有颜色,所以他们不能形成一个固定的图形概念,没有具体的思想,总是通过抽象的方法观察事物。正因为如此,盲人很难向我们描绘世界的形象,因为他们的想法不能产生具体的模型。他们只能像唯心主义一样说:我能感知的是这个世界。当你问他“世界是什么样的”,他会回答你“世界是我的手指”(宇宙是我的心)。

因为盲人可以比我们更抽象地思考,他们只是天生的玄学家。

形而上学与先天性失明的宗教观念

盲人没有视力。他们触摸物体并用想象来描述它们的外观。正如唯心主义哲学家抛弃外部事物,静静地坐在茅草小屋里一样,他们想通过理解掌握这条道路。这些健谈的哲学家模仿盲人,根据想象描述最高本体,如“理性类型”、“自在之物”和“绝对精神”。对于其他缺乏想象力的盲人来说,这真的很有吸引力,但是在有眼光的人眼里,这就很奇怪了。

盲人的感觉与我们的不同,想象力自然也非常不同。我们都知道形而上学和宗教是基于想象的。哲学家和传教士相信他们所信仰的是唯一的真理,他们生来就有写入人们思想的知识。但是对于盲人来说,他们的想法完全不同。

据说桑德森死前,伊玛目和他谈过上帝的存在。

当伊玛目引用许多奇迹来证明上帝的存在时,桑德森说,“哦,先生!如果你想让我相信上帝,你必须让我碰他。”——主观唯心主义拒绝客观唯心主义。——所以伊玛目诉诸权威,说牛顿、莱布尼茨、克拉克和其他天才相信上帝的存在。然而,对于一个盲人来说,还有什么比他的触觉更可靠的呢?他怎么能相信牛顿和其他人已经来到宇宙的边界并触摸到了真正的上帝?

说服一个对自己封闭并迷信触摸的盲人相信外来物体的存在并不比说服一个固执的唯我论者容易。在有眼光的人眼里,虽然他们自信、坚定、值得称赞,但他们只是在黑暗中无意义地摸索。

然而,在一个世界是盲目的世界里,启蒙者将如何被对待?狄德罗说:“如果一个眼睛只亮了一两天的人发现自己被一群盲人缠住了,他应该下定决心不要说一句话或者被视为疯子。”

在黑暗时代坚持真理并不容易。

先天性失明的道德观

我们过去认为有些道德是自然的东西,是普遍适用的“自然原则”。然而,对于盲人来说,他们无法理解一些“普遍认同的”道德法则的含义。

“看不见邪恶”从一开始就不存在。我们“可以从远处看到许多东西,不能被嘲笑”。然而,对于盲人来说,他很难理解为什么眼睛能看见东西,而手不能触摸它们——眼睛就像棍子,它们不是在敲打东西吗?

先天性盲人沟通渠道封闭,难以与社会联系和了解他人的情况。他们经常“眼不见,心清”。因此,他们“漠不关心”,甚至缺乏同情心。他们知道他们缺乏视觉,所以他们对偷窃有着难以置信的厌恶,因为人们可以轻易地偷他的东西而不被发现。对他们来说,不偷窃可能是最大的美德。

在哲学史上,天才的理想主义者不就像盲人一样吗?他们迷恋理解,就像盲人迷恋触摸一样。盲人不能睁开眼睛,所以他们只能在模糊的触摸基础上想象世界。天才的理想主义者把经验放在一边,让悟性在大脑中竞赛。

一个眼睛清澈的人住在盲人中间。他必须做的是大胆怀疑,不要相信盲人编造的现成故事。但是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头脑独立思考,用自己的身体练习。经过反复练习,我们找到了一条笔直的路,可以朝着光明的方向走。

因此,狄德罗说:“走向哲学的第一步是怀疑!”

编辑:张子杰

PK10人工计划 幸运农场购买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快三开奖结果 新疆11选5

上一篇:解放J6L配置丰富,东风天锦KR动力强,2款国六中卡你选谁?
下一篇:S9小组赛第三日:盲僧天秀抢龙助FPX拿下首胜 IG不敌DW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