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子恺与他本是患难之交,为何却弄得两家怨气很重,还波及下一代

2019-10-21 21:27:34   【浏览】817

1937年11月,丰子恺的10口之家和他的兄弟平舆以及丰子恺染坊的学徒张贵一起逃亡。丰子恺在文章中说:“张贵自愿和我一起去。我也喜欢他的技巧,一定会让他和我一起去。”

然而,根据张贵的记忆,他不是自愿参军的,而是应丰子恺的邀请,“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去,帮助照顾我的家人,无论老幼。”张贵表达了自己的意愿,但征求了父亲的意见。张福只揉了揉手,没有回答。丰子恺说:“我要像对待自己的儿子一样对待他。别担心。”张福还是没有回答,丰子恺接着说:“未来会很平静,等我回来,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完整的儿子。”章父只是点点头,但这种告别永远成了一种策略。

即使在1950年,冯氏和张氏家族之间的怨恨仍未消除,令人困惑。按理说,张贵在丰子恺一家的逃亡过程中做出了很大贡献,否则他们不可能顺利地从占领区逃到重庆,但为什么他们的关系如此紧张呢?

1942年11月,在国家艺术学院院长陈之佛的推荐下,丰子恺成为该校的教务主任,并邀请张贵一起工作。陈之佛特别关注张桂清,让他担任物流经理。丰子恺的学术主任是个空职,经常在家“工作”。然而,张贵的物流经理人手短缺,大权在握,忙于公务。

一天晚上,张贵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冯家。丰子恺正坐在桌旁看书。张贵铺床时,丰子恺突然说:“你不必住在这里。”张贵不知所措,站在那里。丰子恺补充道:“既然你为陈之佛工作,你就应该去他家睡觉。”张贵生气地离开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向性情温和的丰子恺命令他离开。他走到外面,发现无处可去,只好厚颜无耻地回到冯家。让他感动的是门开着,这表明丰子恺并不想半夜把他扔出去。

作为一名学校员工,张贵为陈之佛工作是不是很自然?丰子恺怎么能说那伤感情呢?根据当时的推测,这可能是由于丰子恺的心理失衡——张贵元是冯家的学徒,没有文凭,但现在他的工资和实权都在自己之上。

很快丰子恺辞职,成为一名自由画家。教育部总务司邀请张贵到青木湾工作。张贵向丰子恺征求意见。丰子恺说:“别走。青木湾离重庆太远了。我不放心...我会试着给你找另一份工作。”然而,抗日战争胜利后,丰子恺一家决定不通知张贵就从四川回到家乡。丰子恺的女儿说,这是因为张贵没有向父亲求助,否则他父亲会帮助他——这个解释显然不令人满意。

张贵也有回到家乡与父亲团聚的想法,但那时他已经是一个有六个孩子的家庭了。他经济拮据,无法筹集到足够的钱,所以他不得不在异国他乡艰苦奋斗。1957年,他被打成“右派”,被迫在一个偏远的铜矿工作。他的妻子无法养活他的孩子。他绝望地申请回到家乡当农民。

张贵煞费苦心回到家乡。他的父亲去世了,他的妻子由于深度近视而无法工作。他一个人无法养活全家。得知张贵的困境后,许多朋友主动提出帮忙,但丰子恺留在了原地。张贵愤怒地给丰子恺写了一封信,抱怨他忘恩负义,违背了诺言。最后,他说,“Cibo,你真的能忍受吗?”

含泪的“汽伯”似乎没有打动丰子恺。两周后,他收到丰子恺的儿子冯华章的一封信。冯华章在信中说:“既然你把我的父亲当成你的父亲,你就应该尊敬他。你怎么能责怪他没有照顾你?你是谁,我父亲是谁?你怎么能平等?”张贵想起自己对冯氏家族的贡献,非常难过,于是写了一封批驳信。丰子恺生气地说:“我想帮他,但他反驳我后,决定不帮忙。”

后来,丰子恺在给小儿子的信中又提起这件事,说张贵是个流氓。他借此机会敲诈和虐待冯华章。如果他感谢自己,他可以借给他15元。如果这不是丰子恺的愤怒,那就夸张了。张贵的困境是一个实际问题。虽然答复的措辞不太礼貌,但绝不是敲诈。如果张贵真的是个“流氓”,怎么会有这么多朋友愿意帮他呢?

丰子恺对张贵的冷漠和吝啬似乎是一个特例,因为他对别人非常热心。在给他的小儿子写了上述信后不久,一个他从未见过的江西年轻人来看望他。丰子恺不仅在家呆了两天,还慷慨地给他10元钱。

丰子恺的偏袒和偏袒行为实在难以预料。也许正如作家毛姆所说,“吝啬和慷慨,怨恨和善良,仇恨和爱可以共存于同一颗心。”

有趣,可预测,深刻

作者|魏邦良

来源|《百家讲坛》杂志

上一篇:中国要不要降息?央行行长易纲这样回应
下一篇:2万只巨鸟横扫澳洲,澳军被迫用2挺机枪迎敌,子弹打光都无法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