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体验金的平台-儿郎伟:儿歌里透露的野心,大忠实奸的李氏家族 | 归义军杂谈

2020-01-11 18:13:12   【浏览】129

有体验金的平台-儿郎伟:儿歌里透露的野心,大忠实奸的李氏家族 | 归义军杂谈

有体验金的平台,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归义军杂谈/周四更新/竹鼠 (撰文)|

公元893年除夕之夜,整个沙州城陷入一片欢歌的海洋之中。

在整个沙州,乃至归义军最核心的归义军节度使府邸前,无数军士,百姓在这里架起巨大的篝火,高唱《儿郎伟》之歌,为新年驱邪。一边唱,他们一边跳起自黄帝时代起就有的驱傩之戏:

“除夜驱傩之法,出自轩辕。直为辟除浔沴,且要百姓宜田;自从长史领节,千门乐业兴然。司马兼能辅翼,鹤唳高鸣九天;条贯三军守法,奸吏屏迹无喧;北狄衔恩拱手,南戎纳款旌檀。太夫人手握重镇,即加国号神仙。”

若通读这首《儿郎伟》之歌,我们不难发现:在这首歌歌颂颂新年到来,万物复苏气象之余,还兼以赞颂了三个人为归义军和百姓们所做的功绩。这三个人的名字虽然没有被唱出来,但是他们的官职和身份却完整的呈现在我们眼前:他们分别是“长史”,“司马”以及“太夫人”。

那么这三位被归义军百姓如此赞颂,在过去的一年之中使千家安居乐业,南北狄戎不敢入侵的人,究竟是谁呢?

要想回答这个问题,就要先转过头来看看公元893年的归义军内部还发生了什么大事——

在《唐宗子陇西李氏再修功德碑》中,记载了这一年归义军政权内部又一次剧烈的权力更迭:“夫人南阳郡君张氏......所赖太保神灵,辜恩剿毙,重光嗣子,再整遗孙。”

南阳郡是张氏郡望,地处天下之中,汉代起就是富庶地区。张氏被封为南阳郡君,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朝廷对她的认可。

如果看过上一篇文章的观众老爷们一定也记得:也正是这块碑文,它的前半部分记载的是“兄亡弟丧,社稷倾沦。”也就是索勋趁着张淮深,张淮鼎二人先后去世的空隙,一举夺下归义军节度使宝座的这一“光荣事迹”。

而如今在这块碑的后半段,记载的则是“重光嗣子,再整遗孙”。也就是说,索勋的阴谋终究能得逞于一时,却没有得逞于一世:在南阳郡君张氏的辅佐之下,张氏子孙张承奉又重新夺回了权柄,恢复了张家的江山社稷。

南阳郡君张氏,就是在上篇中我们提到到,被张淮鼎临终托孤的亲妹妹,张李氏夫人。

在索勋占领沙州之后,张氏夫人为了保护张家唯一的血脉,也是张家未来唯一翻盘的希望不被索勋斩草除根,只能带着小张承奉在沙州城内东躲西藏,尽力避开索勋的眼线。她几经辗转,才勉强保住了二人的性命——当然,张氏的要求不止于此。

对于身为亲戚,却趁着主少国疑的机会篡位夺权的索勋,张氏夫人对他可谓痛恨至极,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机会将索勋拉下台,重新让张承奉掌握权力。于是她利用自己的身份多方联络,甚至不惜找到了归义军曾与之为敌的力量——西羌人。

碑文中有记载张氏“四方响应,信结邻羌。”之词。也就是说为了重新拥立张家人登顶,即使是在乾符年间和归义军作战的西羌人,张氏夫人也用心讨好,许以重金,请他们出兵帮忙。

唐代西羌人居住地区

作为一介女流,在身边四处皆敌的情况下还能做出如此决定,张氏确实当得起碑文对她“虽处闺门,实谓丈夫之女。”的夸赞。

虽然我们无从得知倒索的过程有多么艰苦,但是我们从碑文中了解到:在随后的公元893年,张氏依靠着自己夫家和外羌的力量,将毫无防备的索勋直接拿下,成功夺回了归义军的最高权力。同时,张氏夫人“义立侄男”,将自己的侄子张承奉奉为归义军节度使,一如她之前对自己承诺的那样。

事情发展到这里,这个故事似乎已经可以圆满的结束了:所谓奸臣授首,幼君归位,张氏也作为太夫人成功树立了自己的威严,归义军的发展也可以重新回到正轨。

可是贪权这种事情,总是不可能只存在于一个人身上的:早年东汉时期皇权衰落,就相继涌现出六常侍,董卓等多个傀儡君王,把持朝政的权臣。

如今虽然索勋已死,但是面对这张承奉仍然幼小,权力仍然相对真空的“大好机会”,又有其他人坐不住了——这些人,还是这次倒索还政的中坚力量,太夫人张氏的夫家亲戚们。

忠心为张氏的“伟儿郎”们。

893年刚刚还政张家成功之后,由于当时的张承奉还没有自主任命官僚的能力,当时的李氏家族的人就已经借助着太夫人张李氏的力量爬上了归义军各个重要的官职:长子李弘愿被加封为沙州刺史,兼节度副使,御史大夫,上柱国。更重要的是,这位李弘愿先生还持节沙州诸军事:这个“持节”实际上也就是代替张承奉把控了归义军节度使应有的权力,相当于一朝之宰相。

鉴于张承奉本人直到900年,才被朝廷授予归义军节度使的官职,所以至少在这期间七年的时间之中,归义军的大权,并没有掌握在被还政的张承奉手里,而是掌握在“功臣”诸李官僚的手中。

除了长子直接代替了张承奉的位置之外,李氏之中的另外三个男性,则分别被封为瓜州刺史,甘州刺史和沙州司马,并分别加官御史大夫或者御史中丞这样的高官职位,可谓是彻彻底底的把控住了归义军目前所能管辖的三州的领土。

红色归义军实际控制地区,绿色归义军具有影响力的地区

如果说李氏几乎包圆归义军旗下的重要官职,还只是李氏想要做曹操的话,那么接下来他们的动作,就完全和他们打倒的索勋没什么区别了。

公元893年,当李氏大权在握,民心所向之后,他们很快就压抑不住自己的野心,直接派遣使节东去长安,向朝廷夸耀自己的功绩。同时,长史,也即是李弘愿,直接请求朝廷授予他“归义军节度使”的头衔,并请求让他最小的弟弟沙州司马接任沙州刺史一职。

也许是这赤裸裸的野心引起了朝廷的警惕。尽管皇帝不愿意看到听话的索勋倒台,张氏又重新执政。但是对于这样一个毫不掩饰自己野心的李氏家族,恐怕朝廷对他们的忌惮比对张家更多几分。

于是等到了894年,朝廷回给李氏的旨意之中,只承诺让李弘愿担任沙州刺史,而可以节度归义军副使。尽管这也是一个看上去位置很高的职位,但是显而易见:将来的归义军节度使,也就是张承奉,显然会比这个节度副使更具有权威。

所以李弘愿虽然得到了“旌节”,但实际上只是一个敷衍而已。

李氏诸人从朝廷那里得到法理,直接替代张承奉的美梦就此落空,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他们在归义军内一手遮天的事实:李弘愿虽然没有成为归义军节度使,可是他还是沙州刺史,归义军节度副使,还是掌握着归义军目前最大的权柄。

在公元895年的一份出自于李弘愿的文书中,文牒底部署名之处,只有李弘愿一人的印章和署名,而完全没有张承奉这个归义军正统节度使任何的画押痕迹。李氏家族的权力之大,态度之倨傲,由此可见一斑。

唐代文书画押,一般都要最高主官加印

不过,随着张承奉日渐一日的成长起来,李氏族人也越来越开始担忧起自己的前程:他们这几年所作所为都落在张承奉的眼里,虽然他没有表示不满,可那不代表他内心一定对此毫无波动。

几乎是可以预见的,在不久之后,张承奉一定会报复这些趁他年幼,将他傀儡的“大功臣”们。

参考资料同上篇。

归义军杂谈

归义军杂谈:杀死张淮深(上)

归义军杂谈:杀死张淮深(中)

归义军杂谈:杀死张淮深(下)

归义军杂谈:张议潮与他的佛(上)

归义军杂谈:张议潮与他的佛(下)

亦悲亦喜的“乾符之政”(上)| 归义军杂谈

亦喜亦悲的“乾符之政”(下)| 归义军杂谈

索勋:结束归义军张氏时代的男人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喜欢本文/作者,文末赞赏一下表达支持吧!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知道点儿新故事了吗?知道你就点个赞告诉我

上海快三

上一篇:外卖小哥第一次送外卖,客人让他带五袋水泥:真扛不动
下一篇:特斯拉资金充足 以现金形式付清9.2亿美元可转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