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武汉大学是中国最美的大学?证据来了

2019-10-24 17:40:02   【浏览】4976

乌达的秋天。摄影/韦尼顿

-君主的语言--

罗颖五彩缤纷

我的灵魂

与节奏一致

穿梭行走

“武汉大学?武汉哪所大学?”

“武汉大学!”

我相信没有人会不知道这是武都,当他看到老宅的红色窗户。摄影/杨紫青

在世界上大学生人数最多的城市,武汉大学在武汉89所大学中脱颖而出,而不是武汉××大学、湖北××大学、华中××大学或武汉大学。九省通衢,饮大江大河之水的人,似乎应该抱着舍他人之心,站在“向吴郭利大汉学习”的牌坊下。不管你此生是否与她有任何关系,你胸中的那些学者都会屈服于生成。

向吴郭利学习。照片/昆虫与创造力

这座纪念碑后面(实际上包括它的侧面和前面)是武汉大学:985,211,中国第一所“双一流”大学和最好的大学之一。1893年自强学校,1913年武昌师范大学,1928年吴国大学,中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东湖,罗家山,中国最美丽的大学。

在最美丽的校园里,一切都被美丽和过滤所覆盖。即使是一件小事也会在不经意间成为引人注目的新闻。因此,吴达有“国家网络红色大学”的绰号。在一个著名的旅游网站上,武都甚至比黄鹤楼还要强大,成为武汉的一大必看景点。

樱花上衣。摄影/杨紫青

但归根结底,武都是武都人的武都。对于主持人文都陶来说,武都是他寻找故事的地方,“每天都有不同的颜色和品味,非常适合年轻人”。校园美丽的风景承载着无数的青春和青春,所以武都人才会说:“山川之旅是一大荣幸。”

水是无边无际的东湖。武都校区的近一半被它包围,从而隔离了浮躁和嘈杂的世界。整个大学可以叫做“湖边”,但只有东北角的宿舍区有这个名字。湖边有凌波门。东湖外面的水曾经是乌达人的游泳池。下雨的时候,湖水溢出木板路时,真的有一种“随波逐流”的奇妙景象。

武汉的雨通常被描述为“十几个东湖”。雨季期间,校园沉浸在湖中。学校的大门被水淹没,桂花花园有瀑布,路边有鱼。只有到那时,学校才能被视为水中的贵族。

▲如果还有一只狗,它可以被称为生活中真正的赢家。摄影/座位记忆

罗家山很高,中国的许多学院和大学都靠近山川。完全收缩一座1280米长、118米高的小山是极其罕见的。整个武都大学位于丘陵地区。罗家山外有十多座狮子山、五雨山和半边山大小的山。校园里很少见到骑自行车的人。他们不能向上踩踏板或向下刹车。吴达民不得不用脚测量校园,最终意识到人生就是攀登每一座山。只有当他们爬上绝望的斜坡,他们才能登上樱花大道。

吴达的建筑位于罗家山茂密的植被中。摄影/韦尼顿

樱花大道。摄影/韦尼顿

生活的隐喻不仅包括穿越山川,还包括四季的轮换。湖滨外,文理学院有"樱桃、肉桂、枫树和李子"四个花园,分布在狮子山和罗家山之间。如果拥挤的话,校车将在地面上停放一年。如果你问乌达人最喜欢的季节,或者那个秋天到处都是树,金秋艺术节充满活力。换句话说,在冬天,衣服用银包裹,风景用墨水和水洗来画。换句话说,在夏天,“锅里盖汗大学”混合了离别和欢迎新人的感觉。

▲春天:人文博物馆。摄影/田春雨;夏:凌波门。摄影/场地;秋天:老翟舍。摄影/田春雨;冬天:旧图书馆。摄影/朱非

很少有人说春天的樱花如此有名,以至于不受欢迎。吴达民骄傲而迷人。他们只说“每个樱花都想在吴达见一大群人”。事实上,他们比任何人看得都频繁。相册每年都保存樱花的照片。他们对花开花落的关注对某种植物来说是准确的。生活在樱桃树下,时间也随着开花期而移动。我只看到了“半月形罗家”,但我不知道“明年花开的时候你会来不来”。

白色樱花。摄影/李泽正

罗家山的武汉大学成立于1928年以后。

▲武都大学的位置经历了许多挫折。地图/乌达城市化研究室

罗家山原来是一座墓山,叫做“罗家山”。地质学家李四光看中了她的山川情况,把学校设在这里。林务员叶戈雅为她规划了植被,第一任校长王世杰带领老师和学生植树并为她做了补偿。文学家闻一多改名,从此武当人有了“瑜伽”。

罗家山脚下,散落着亭台楼阁,气势非凡。最初规划的学校场地位于罗家山以南平坦的卓丹泉地区,但负责学校建筑规划的美国设计师f.h.kales选择了山北的各种山丘。这座山起伏不定,建筑物像音符一样移动。在动荡年代,武都成为中国唯一一个整体规划并在短时间内完成的大学校园。

▲美国建筑工程师弗朗西斯·亨利·卡勒斯(francis henry kales) 1929年绘制的武汉大学罗家山新校区总体设计方案。地图/乌达城市化研究室

武都建筑之所以让人流连忘返,是因为在钢筋混凝土的现代结构下,她追求中国古典建筑的造型和魅力,并与观众产生审美共鸣。整个建筑群是北方富丽堂皇的风格,而宋庆体育馆的巴洛克式轮舵山墙、科学建筑的拜占庭圆顶和旧图书馆的八角形山顶是其中的亮点。中国和西方的结合令人耳目一新。

樱桃树顶端的夜晚。摄影/陈梁明

宋庆体育馆。摄影/田春雨

漫步在这些建筑中,人们不时会发现一些“彩蛋”。例如,“樱花城堡”老宅舍就是以“千字文”命名的,上面写着“天地暗黄色,宇宙浩瀚,日月长满,天空繁星点点”。奥林匹克体育场对面的新儒家建筑穹顶,与行政大楼的四角双檐金字塔形屋顶遥相呼应,与完美的地方相吻合。由于建筑上的失误,樱花顶上相背的文学院和法学院的屋檐成了一个倾斜的角度和一个笔直的角度,“飞翔的文学天才”和“庄严的法律原则”的字眼传入吴达民的口中。

▲近科学学院和远行政楼形成“一片圆天,一片圆地”的趋势。摄影/田春雨

▲文学院(1)和法学院(2)。摄影/田春雨

▲武汉大学第一届毕业文凭,由第一任校长王世杰亲自颁发。用于绘画/面部

武都教学楼二期竣工后不久,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938年春天,武汉大学向西迁到四川乐山,带着国家的希望开始了一场大转变。作家朱东润回忆起他1938年末从江苏泰兴到乐山的旅行。“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先去上海香港,然后去越南的海防,然后在陆地上去昆明,然后去东边的贵阳,然后去重庆,然后乘昂贵的水上飞机到达乐山。当国家灾难来袭时,你会去哪里总是在往西的路上。”

乐山文庙已成为武都大学的主要教学区。除了寺庙里古代圣贤的关注之外,老师和学生还伴随着战争、疾病和贫困。画家关山月有一幅中国传统绘画《今日生活教授》:数学家李国平画的一位学者坐在一个简陋的农场火炉前,一边读书一边烧柴。

▲“教授的今日生活”(1944)。用于绘画/面部

今天,人们很难体会到这种情绪。齐邦远回忆起刘矩河的一个班级。当美学家朱光潜读完英文诗“如果有人为我叹息,他们同情我,而不是我的痛苦,”他“摘下眼镜,泪水盈满脸颊,突然合上书,快步走出教室,吓了一跳,但没有人说话”。

战争期间,武汉大学与中央大学(重庆)、西南联合大学(昆明)和浙江大学(遵义)一起成为战争中传授知识的“四所著名大学”。英国科学史学家约瑟夫·李约瑟两次访问乐山,用他的话说,“在四川嘉定,有人在俯瞰藏山的祠堂里讨论核物理”。

▲1943年5月底,王兴功校长(中)、武汉大学校长朱光潜(右)、理学院代理院长叶娇(左)在乐山文庙校本部接见了李约瑟博士。资料来源/英国剑桥李约瑟研究所

1893年,湖广总督张之洞主张建立一所自强学校,他打算在中国的中心建立一所文化中心式的高等学府。无论武汉大学在不在武汉,大江的光环都将挥之不去,所以“向吴国伟人郭利学习”的牌坊将成为吴国伟人的重要精神象征。

武汉大学乐山文庙校区鸟瞰图。从远到近,下面的照片是:图书馆(大成堂)、校长办公室(崇圣寺)和礼堂。用于绘画/面部

乌达人的这种英雄精神常常使学校成为高校改革的“深水炸弹”。早在民国时期,武都就首次为女大学生开设游泳课。在东湖,女学生游泳和混合游泳,打破了封建笼子。在1977年的科学与教育研讨会上,武汉大学化学教师查全兴向邓小平提出抗议,并倡议恢复高考,高考被通过。数百万学生得以突破高考门槛。

▲武汉大学现有的民国女生宿舍楼也叫“蝴蝶宫”。摄影/田春雨

吴达也有自己的“蔡元培”。上世纪八十年代,在老校长刘道玉的领导下,武都迎来了又一个享有盛誉的高峰。1981年,武都大学率先在中国建立了学分制,并以足够的学分毕业。当时,计算机系的一名学生成功挑战了两年零四年完成所有学分的壮举。校友是小米的创始人雷军。18岁时,他从新图借了一本《硅谷之火》,开始了他的梦想之路。

20世纪80年代,一系列教育改革如双学位、专业转移、资金借贷、学术休假、导师制等。刷新了大学的校园气氛。当时,武都成为全国学生向往的“高等教育战线上的深圳”。现在大多数大学系统都是从罗家山到全国。

近年来,武汉大学一直保持着国内一流的学术研究水平。地图/乌达城市化研究室

2000年,武汉大学与邻近的武汉水利电力大学、武汉测绘大学和湖北医科大学合并,形成新的武汉大学,形成了武汉大学今天四大分校的格局。在此之前,武汉学生有句谚语“在武汉大学玩,在华科学习,在武水吃饭,在华师恋爱”。放学后,武汉大学拿走了所有的食物、饮料和游戏。

吴达的饮食策略可以保存在手机上。地图/乌达城市化研究室

食物可能已经被接受了,由于工程部食堂的出现,武当的大部分人去广坝路和街道口吃肉。不过,吴达人真的可以玩。他们已经参加了200多个学生社团,还参加了《超级大脑》、《好中国诗歌》和《天才知道》等综艺节目。即使停电,黑暗的宿舍楼也能播放“全体员工合唱团”。几乎每个武术成年人都参加过(或观看过)这场辩论。作为传统的中国辩论学派,校园里到处都有辩论者讨论辩论的话题。各种各样的异国球队名称和技巧将首先在球场外表演,然后在球场上用他们的好话来说服人们。

金秋艺术节。摄影/李泽正

在华科学习?武汉大学目前有16名两院院士(不包括死者)和15名国家级教学硕士。光是《测绘概论》这门课程就有6名教授接力课程的院士,堪称宇宙中最强的。著名的学校史大师,如马克思主义哲学家李达、化学家曾兆伦、大地天文学家夏白坚、历史学家唐常茹、经济学家张裴钢、法学家韩德培...甚至更多。

▲武都大学随处可见名人雕塑。摄影/田春雨

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爱中国的老师”——仅仅为了中国最美的校园,我也想有一段恋情!事实上,吴达人每天都会爱上这个校园。武汉大学首任校长王世杰曾担任中华民国教育部长兼外交部长。然而,他的遗愿只要求在墓碑上刻上“武汉大学前校长王雪川先生的墓”。艾芜·达上瘾了。

▲在校园的梧桐树下,谈论你不后悔的爱情~摄影/田春雨

如果你身边有一个武术专业的学生,你一定听过他谈论过去,他是武术专业的学生,眼睛闪闪发光。如果你是一个乌达人,你一定会踩到n个突破了空间墙的校友圈。吴大学拥有全国最团结的校友团体。近年来,校园内的新建筑、计算机学院大楼(雷军)、林菀美术馆(陈东升)、振华大楼(毛振华)和卓尔体育馆(阎志)都是校友捐赠的。

▲林菀美术馆。照片/视觉中国

▲卓尔体育场。摄影/杨紫青

很难说为什么吴达人对她的母校有如此强烈的认同感,也许是因为她确实有梦中情人的特质:开放和自由。她的校园是开放的,像一个人民公园,不像一些学校隐藏任何东西;她的教室是开放的。吴大学鼓励审计和跨学科发展。只要你在去其他部门之前看地图,就不要迷路。甚至娱乐也是开放的。梅草露天电影已经持续了60多年,最新最热门的电影免费上映,风雨无阻...

梅草电影。上图/田春雨;中国摄影/张月瑶;下图为武汉大学城市化研究室示意图。

2013年之前,旧图书馆樱花顶层的顶层在工作日关闭,毕业生可以带着学生证登机一次。它在楼梯上盘旋,从“樱桃顶”俯视校园,仿佛仪式已经完成。从远处看,罗家是绿色和翠绿的。乌达人知道罗家山将来会无处不在。

吴达,让我再看看你。照片/视觉中国

-结束-

温脸(武汉大学14届校友)

图| geethan

密封图|

特别感谢|舒培、田春雨、翁敏、皮建华、王灵琦和子谦

本文中的一些图表来自《行走罗家图集》

参考材料

杜彪的《罗家风云》:武汉大学校园2017年史料探析

齐邦远的刘矩河,2010

刘道玉,《大学校长的自白》,2005年

上一篇:中甲战火即将重燃,陕西大秦之水队启动联赛“B计划”
下一篇:撇清关系:中超保级队紧急声明,从未与他接触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