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教育家”91岁法学家高铭暄:年过八旬不离讲台

2019-11-12 20:20:57   【浏览】755

“我不想成为一名官员或商人,所以我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名誉一流教授、犯罪学家高铭暄在他的选集里写道。

9月29日,91岁的高铭暄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之后他被命名为“最美丽的奋斗者”。

获奖后,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王黎明前来祝贺他。王黎明告诉《新京报》:“这位老人现在身体健康。他对教育的高度责任感和对学生的热爱让我非常感动。”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附近的西蒙。中国人民大学官方网站截图

参与起草新中国第一部刑法

1951年8月,23岁的高铭暄从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被送到中国人民大学刑法研究生院。

“我研究了当时苏联刑法的一般原则,也学到了一些物证技术。在人民大学的过去几年里,我觉得我收获了更多,学到了更多。”毕业后,高铭暄留在学校教书。

1954年10月,高铭暄开始参与刑法立法。从1954年到1979年,经过三次沉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起草是随心所欲的。

“我没想到会花很长时间。我一直不间断地参加立法工作,所以人们说我从头到尾都参加了起草工作。”白发苍苍的他在接受电视采访时,仍然笑得像个十几岁的少年。

当你超过80岁时,不要离开站台。

“不管社交活动有多忙,我总是坚持到教学的第一线。我认为教学是教师的神圣职责。”高铭暄曾经说过。他先后开设了“苏联刑法”、“中国刑法”、“刑法通论”、“各种刑法理论”和“外国刑法”等课程。

尽管高铭暄已经80多岁了,他仍然留在领奖台上。

王黎明告诉《新京报》记者,高铭暄非常爱学生。他80多岁仍坚持去上课。他将和学生们交谈三四个小时,永远不会累。

"即使是本科课程,每次都非常认真."王黎明说。

王黎明回忆说,1984年他从硕士学位毕业时,是高铭暄坚持让他留在学校:“高先生把我留在这里,并为我到处上学而奋斗,这解决了我的生活和住房困难。我非常感激。”

“我从高老师那里学到了很多,如何教书育人,如何成为一名好老师,如何成为一名好学者。所以从心底里,我非常感谢高先生。”王黎明说。

1983年9月,高铭暄成为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主任。

王黎明仍然记得高铭暄当系主任时经常呆在办公室里很晚,每天都很晚才离开。

1984年1月,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高铭暄成为新中国第一位刑法专业博士生导师。据新华社报道,迄今为止,他已经培训了64名刑法医生。然而,在接受《法律日报》采访时,高铭暄称自己是“一名普通的法律教育家”。

高铭暄认为是历史的需要和机遇把他推到了这个位置。他谦虚地介绍了经文:“弟子不需要劣于老师,老师也不需要优于弟子”。

“就我而言,我只是个傻瓜。认识到刑法后,我坚持不懈地追求它。我的专业思想始终没有动摇。我不想成为一名官员或商人,我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教授。”高铭暄在他的选集里说。

高铭暄在办公室。中国人民大学制图信息中心

编写刑法教科书

如今,站在刑事辩护前线的80后年轻律师对高铭暄有着简单而深刻的印象:“这是教科书中的名字,遥远而亲切。”

事实上,高铭暄参与了新中国刑法教科书从无到有、从单调到丰富的整个过程。

在早前的采访中,高铭暄回忆说,新中国成立初期,基本上没有刑法教科书:“一开始,全国人大法务部刑法教研室编了一套,于1957年2月出版。当时,该准则没有依据。这是我们自己的总结,结合了苏联的一些理论。”

高铭暄在自我报告中回顾说,直到改革开放后,第一部刑法于1979年颁布,当时有法律依据,他们才开始编写《刑法》。

这本教科书出版于1982年,是新中国第一本统一的刑法教科书。那时,高铭暄已经50多岁了。此后,他编辑了10种刑法教科书。1997年,新刑法颁布后,高铭暄立即投入编写新教材。

在高铭暄的自我陈述中,他阐述了教科书“三基”、“三性”和“四对关系”的编写原则:要编写教科书,除了贯彻科学、系统、相对稳定的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基本材料和写作要求外,还必须处理好四对关系:一是必须处理好刑法体系和刑法体系的关系;第二,要处理好刑法理论与司法实践的关系。第三,要正确处理综合论述与重点的关系。第四,要处理好教材编写和教师使用教材的关系。

高铭暄在图书馆。中国人民大学制图信息中心

“中国刑法应该在世界森林之列”

2016年11月22日,早稻田大学授予88岁的高铭暄荣誉博士学位,以表彰他多年来对中日刑法学术交流的贡献。

半个多世纪后,高铭暄仍然坚持阅读大量外国书籍和资料,并不断充实自己。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卢建平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回忆说,高铭暄是他的导师,他经常和高铭暄一起出国:“我和高先生一起环游世界,我的耳朵经常在高先生的裤兜里回响沙拉的声音,因为高先生在裤兜里塞了两盒药,一盒硝酸甘油,另一盒速效救心丸。他用自己的脚步测量了世界上许多城市。”

高铭暄学生、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兴良曾评论说,高铭暄为法律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1987年,他参加了国际刑法学会在意大利举行的死刑问题会议。他了解世界上减少死刑和废除死刑的趋势,并将这一理念引入中国,在中国刑事司法制度改革中发挥作用。

自卑是一匹“老马”,高铭暄必须“瞄准几千英里”他总是说,“我在这个行业有一些目标。我想让中国刑法进步,不是落后,而是融入世界,让世界认识到中国刑法也是独一无二的。”

北京新闻记者刘洋

编辑陈果

校对李丽君

pk10注册 特区彩票 贵州十一选五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app

上一篇:民政部儿童福利司在甘肃临夏举办儿童督导员、儿童主任骨干集训班
下一篇:夯实产业发展基础 激发经济内生动力——访枣山园区党工委书记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