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离婚时她嘴硬不要钱只要抚养权,5年后再遇前夫她后悔这决

2019-11-07 21:26:19   【浏览】4009

每天阅读故事应用作者:触摸茶

当我接到女儿班主任的电话时,赵美娟正在厨房里养猪。

她把双臂浸入水中,小心翼翼地在腥臭的大肠中翻找。抽油烟机大声打雷,无法盖住李小姐温柔的声音:“赵琪的妈妈,对了,你现在能来学校了吗?”

赵美娟混乱的头脑突然清醒了,声音颤抖着。“李小姐,赵琪怎么了?”

李老师意识到她的恐慌,轻声安慰她:“没什么。你应该先来。”

怀着满肚子的疑问,赵美娟没有时间去想它。他在围裙上胡乱擦了擦手,拉了拉拖鞋,骑着电动自行车走出了门。

赵琪显然哭了,看见她走过来,也不搭理,只是撅着嘴盯着窗外随风摇曳的那排樟脑。

“这是怎么回事?”赵美娟上前推了赵琪一下。她一整天都在努力工作,但她的女儿刚刚背叛了她,引起了一个又一个的麻烦。现在是下午4点,她很快就要去餐馆生意最好的时候了。如果她推迟一个下午,天知道她会损失多少钱。

李老师催促打架,“赵琪妈妈,她打孩子是不对的,但是你不能这样做。”

打人?赵美娟的大脑爆炸了。即使赵琪的成绩不好,她也不喜欢做作业。但是现在她敢打人,谁给了她勇气?!已经微微冷却的怒火扑腾着燃烧起来,赵美娟的一巴掌差点落在赵琪的脸上!

“梅娟!”身后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赵美娟抬起的手软绵绵地垂下来。

那个男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走向她,她来自两个穿着脏衣服的世界。赵美娟本能地闪开,因为害怕猪大肠上的污垢会玷污这个男人合身的西装。

难怪算命师说她今年过得不好。赵美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前夫罗经纬。

“嗯。”赵美娟咕哝着什么,不自觉地低下头,随意拉了拉系在腰间的围裙。离婚五年后,她从未想过会再见到他,或者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和他的女儿打了他的继子。

虽然罗经纬是当初抛弃妻子和女儿的人,但当她再次见到他时,赵美娟仍然无法恨他。相反,她还是有点害羞。确切地说,这是一种混杂在她骨子里的尴尬和自卑。

她不敢抬头看罗经纬,也没有时间询问女儿和罗晓打架的细节。她只是像一尊静止的雕像一样站在一边。

"李老师,谁打败了我们罗晓?"随着一只高跟鞋被踢开,门外传来一个女性的声音,温柔而傲慢。是罗晓来了。罗经纬的现任妻子很优雅。高跟鞋突然停住了。然后是一声嘶嘶声,“哦,是你。”

优雅的语气带着三分惊讶,七分不屑,她站在离赵美娟不远的地方,双手交叉放在胸前。

女人之间的战斗精神很容易激发,更不用说两个以前的恋人之间了。

当赵美娟看到优雅时,他怒不可遏,下了决心。他卷起袖子,捏了捏腰,遵循优雅的理论。她非常自信。她一年到头都住在城市的底部。她已经熟悉如何互相攻击和打架。

她的动作很犀利,就像一个武术专家即将发动攻击,她冲到优雅面前几步。几乎是下意识地,优雅地向后仰着鼻子,他精心修剪的眉毛皱成小疙瘩,就像躲避乞丐或流浪狗一样。

赵美娟被压抑的怨恨突然消失在空气中,优雅的姿态避免放弃。

赵美娟像一只落败的狗,痛苦地把赵琪带回家。

停在学校门口的驴子被城管放在拖车上,说它停在禁区里,要交50元罚款才能被交警大队接走。

“用什么?”赵美娟的战斗精神又被唤醒了。她快步上前,双手紧紧抓住汽车水龙头。“我刚才不是停了一会儿吗,为什么要罚款?”

老城管解释说,如果他们暂时停下来3到5分钟,他们会视而不见,但赵美娟停了很长时间。

赵美娟憋得满脸通红,双手又加大了力气,“不让你停下来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只想收钱?如果你不做好事,你就会知道如何欺负穷人和小人物。”

“妈妈。”赵琪拉了拉她的裙子,示意她向前看。有一块牌子写着,“这里禁止停放电动汽车”。

赵美娟呆了一会儿。

“姐,如果你拿着车证,再付50美元,你就能拿到车了。这很简单。”城管提醒她。

五十美元?洗了多少大猪肠,炒了多少盘葱和土豆来赚钱?此外,没有驴子,她怎么能送货呢?不是到处都有很多损失吗?

城管哄着,“姐,如果你这样做了,我们将来会怎么做?这条街上不是很混乱吗?”

赵美娟正在激烈地挣扎。她也觉得随意停下来是个大问题。最后一次有一名中风患者在社区等待急救时,他被一辆停着的电动车挡住了,这使得救援时间延迟了很长时间。然而,当她被要求从口袋里取出50元时,她很惊慌。

赵琪也在她身后理智地建议她:“妈妈,交警队很近。我去骑马。”

赵美娟几乎要放手了,但赵琪补充道,“你这样做真可惜?”

赵美娟所有的不满都找到了发泄的途径。“你妈妈和我早上五点前起床去餐馆做些工作。我们必须购买蔬菜,选择蔬菜,清洗蔬菜,点菜和送货。你呢?如果你一整天都不努力学习,你可以数一数你把全班倒数了多少次。很好。如果你今天敢打人,我不认为你感到羞耻。你认为我感到羞耻吗?”

“你当你妈是大老板啊,拿几十几百,眼睛都不眨一下?我告诉你,我只是一个小餐馆老板。猪肉价格的上涨会让我赚得更少。超市打折时,我还需要买油、盐、酱油和醋。五十美元,你说起来容易。试着自己赚钱!”

赵美娟骂双树,喘着气,大眼睛直盯着城管,“放下我的车!”

又是老城管出来打圆场:“算了,姐不容易,小张,你把车放下。这种情况不会再发生了。”

小张很不开心。他用下巴指着赵美娟,问旧城管道,“为什么别人付钱的时候她不付罚款?”

“用什么?在这里停留了十几天半之后,你为什么不惩罚我呢?碰巧我只停了几分钟,你得向我收费?”赵美娟充满活力。

“这个……”小张无言以对,无法按住老城管催促他不情愿地把车还给赵美娟。

赵美娟赢得了这场战斗,她丰满的脸上绽开了两朵又大又黑又红的花。她转向赵琪说,“看看你妈妈,她不是很强壮吗?”

赵琪的表情很复杂,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祝贺她的胜利,而是对她的更多的鄙视和鄙视。

“走吧。”已经六点了,她不得不回到餐厅。赵琪仍然站着不动。赵美娟催促道,“你在干什么,我们走?”

赵琪眼里噙着泪水,他的鼻音很重。“你懂钱,你懂生意。为自己着想。你参加过我父母的会议多少次了?你去过我的班级活动吗?我被老师批评了,考试不及格。你只是打了我,从来没有问我为什么。当我庆祝生日和参加班级活动时,你总是说你想开一家餐馆。你什么时候陪我的?"

赵美娟的话卡在他的喉咙里。过了很久,他才说,“我不是为了你好。”

赵琪哭得更厉害了,“为了我好,你为什么不问我想要什么?”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一个像罗晓家一样的母亲。我想要我爸爸在我身边。我想让你花些时间和我在一起。我也希望你好好收拾一下,不要总是这么马虎。你能做到吗?”

看着女儿哭着从背后跑开,赵美娟突然觉得来之不易的胜利毫无意义。

当赵美娟结束他的餐馆生意时,他回到家已经是一大早了。

她担心赵琪已经睡着了,不敢开灯。当她经过浴室时,不小心撞到了门边的水桶。水溅到赵美娟的裤腿上,让她发抖。

赵美娟的南瓜灯突然开始燃烧,燃烧得越来越厉害。“赵琪,开门!”她用力拍了拍女儿的门。

赵琪的声音昏昏欲睡。“为什么?”

“为什么?你自己看吧!”赵美娟抓住女儿的手,在黑暗中把她拖到浴室。一路上,他撞倒了几个瓶子和罐子。“谁叫你把桶放在这里的?你妈妈和我刚从餐馆回来,被这个破水桶淋湿了。你是认真的吗?”

“你在干什么?放手!”赵琪想摆脱他母亲的手。

但是赵美娟的手被捏得更紧了。她指着地板上的一滩水渍,还指着她的裤腿。“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光有成就是不够的。我造成了很多麻烦。”

赵琪揉揉睡眠。“我为什么给你添麻烦?谁告诉你晚上不要开灯,还责怪我把自己撞倒了?”

“水桶首尾相连地留在马桶里。你为什么要把它举起来装满水来杀你妈妈?”

赵琪冷笑着,用力折断了赵美娟厚实的手掌。“你不是自己拿出来放在外面了吗?你不是说过你会每天带一桶薅羊毛来节约水费吗?现在是我的错了?”

女儿说完后,她突然想起她已经把水桶放下了。那天她抱怨餐馆的水费太高。一位在食品市场卖鸡的阿姨提醒她,“哦,你可以把水龙头关小一点。早上放一个空桶,晚上回来时满满一桶。”我告诉你,我家每个月在水上只花十多美元。"

赵梅对这种做法还是有点不屑,不是偷水吗?

白阿姨看了她一眼:“谁不这么做?如果没有别的,省下的钱足够给你的孩子买一套新衣服。作为一个女人,你一个人照顾孩子不容易,但你还是要想办法!”

女儿是赵美娟的软肋。

起初,罗经纬提出离婚,并表示愿意让房子保持干净。赵美娟说她不想要钱或房子,只想要女儿的监护权。

当她说这话时,她充满了巨大的野心。但是事实证明,在这个人口数以万计的小城市里,她很难找到工作。

那时,赵琪只有八九岁。她和她一起住在城中村,每月200元。夏天,房子像桑拿房一样热,而冬天,房子里充满了冷空气。

苦又累,当然更甜。赵美娟在超市做购物指南。不管她工作有多忙,被几个拿着蒜瓣或洋葱丝的阿姨包围着,她一回到租来的房子看到女儿,心里就很甜蜜。

后来,她向老师学习,开了一家小餐馆,她的生活好多了。餐馆生意很好,她忙得不可开交,她承认女儿的公司少得多。

但是在物质上,她从来没有欠过她的女儿。我女儿想吃东西和穿衣服。只要费用很高,她就会尽力满足。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和女儿的关系越来越糟。赵美娟既无助又无力。

他还说,女儿这次已经明确表示反对“偷水”。她还觉得自己在黑暗中偷偷摸摸。然而,为了节省这么多钱,她还是这样做了。赵美娟感到惭愧。她的语气缓和了,但她仍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

“你知道你妈妈每年要花多少钱买水吗?我不想存一点钱。”

“哈哈,”赵琪说,“再加上今天省下的50元罚款,已经相当多了。”

“你就是这样和你妈妈说话的吗?”赵美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举起手,最后打了赵琪一记响亮的耳光。

赵美娟呆住了,赵琪也呆住了。不知过了几秒钟,赵琪双手捂着脸,冲着赵美娟喊道:“还说你永远不会打我!”

这是赵琪今天第二次哭了。赵美娟坐在沙发上,心想,作为母亲,她真的有这样的失败吗?墙上的挂钟已经跳到凌晨两点了,第二天赵美娟被迫去浴室洗澡。

打开卫生间的灯,赵美娟没注意看,那条暂时充当晾衣绳的电线挂着十几件干净的衣服,还散发着湿气。

赵美娟的眼睛很痛。赵琪洗这些衣服需要多长时间?他还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了她。

刚回到房间躺下,赵美娟眯起眼睛,看见床头柜上有一张粉红色的小卡片。这是赵琪写的:妈妈,不要生气,对不起。

赵美娟把头埋在被子里,低声哭了起来。

赵美娟起得很早,想向赵琪道歉,但赵琪已经和她一起去上学了。

她忙了一上午,做了所有错事。要么把a桌的腌猪肉送到b桌,要么把大蒜加到c桌的沙拉里。就连助手的姐姐也看到她心烦意乱,哑声劝她:“母女之间会有什么仇?这是件大事。随它去吧。如果你必须像这样坚持下去,老人和年轻人都不会幸福。”

拿定主意,赵美娟打算利用午饭后的闲暇时间去上学。

当李老师走进学校大门时,她喊道:“赵大姐,你能来学校吗?”

赵美娟的心又冷了。赵琪又有麻烦了吗?(书名:离婚后,作者:触摸茶。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上海11选5 2元彩票 台湾宾果下载

上一篇:2021考研:考研最关键的15个问题要弄清楚
下一篇:从过度捕捞到可持续发展,“三文鱼强国”挪威的渔业转型之路

相关新闻